情感婚姻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情感婚姻网 > 知识百科 > 正文
为什么有的女生会有厌女症呢?
为什么有的女生会有厌女症呢?
提示:

为什么有的女生会有厌女症呢?

其实这种心理还是比较正常。可能会有一种反感恶心的心理存在吧。因为没有和这个异性实际的接触。所以很多的人就不想和异性接触。甚至反感恶心他。所以说就会存在这样的心理。我们在生活中肯定会遇到过自己的朋友不喜欢和异性接触。甚至会讨厌和异性交流。这种可能和自己有原因。也可能是生活中的原因。当然这也是好事。特别是女生有这样的心理还是说明他比较洁身自好的。有三种原因。第一。排斥异性。其实就应该打心里排斥异性。如果两个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只是一个同事或者朋友的关系。不想和异性交交往沟通直接接触那只能说明你还是比较洁身自好。只能说明比较专一吧。毕竟只有看了对方,才能够和他这方面接触这种排斥的心理,算是比较正常,也没有任何的其他症状。第二。反感。很有可能是因为打心里就反感,异性。因为很多人可能不想和异性共用一个杯子。甚至不想和异性肢体接触。或者隐私的交流。虽然说这些都是我们生活中难以避免的。但很多的人就是比较反感这种场景。也比较反感这样的行为。但我们细心来想一想。确实人家又不爱你不和你在一起。为什么要和你沟通交流和肢体的接触呢?所以说这种反感的心里也是比较正常的。第三。恶心。当然有一些女性可能会更加的严重一些。他觉得和一个男生进行肢体接触或者沟通甚至共用一个杯子。做一件事会感到恶心。这种行为可能就有一点点的过激了。当然如果是从小家庭教育非常的严格。那么有这样的心理,还是比较正常的。如果从小家庭还是比较正常的。而自己养成这种习惯。或者心里就应该要改。因为在生活中难免会遇到这种情况。如果因为这种事情和自己的同事朋友闹僵了。那样就有点不好了。希望我的解答能够帮助你。谢谢,望采纳。

什么是厌女症?
提示:

什么是厌女症?

什么是厌女症?

>>
他们只把女人视为泄欲道具,无论哪个女人,只要具有裸体、迷你裙等“女性符号”,就能让他们发生反应,像巴甫洛夫那条听见铃声便流口水的狗,实在可惊可叹。如果男人身体中不具备这个机制,性产业就不会成立


◆ 吉行淳之介与永井荷风

怎么可以把自己完全暴露在一个不信任的人面前。性应该是要在爱的基础上,而爱是容不得一点沙子的
>一个郁闷消沉的工薪族走投无路,便去找娼妓,在女人身上发泄“类似愤怒的感情”。其实,娼妓本来就是为了方便发泄“类似愤怒的感情”而存在的

掩盖男人欲望的阴谋!
>男人的欲望由此得以免责

>> 爱德华·萨义德将“东方主义”定义为“支配、重构和压服东方的西方模式”“关于何为东方的西方知识体系”。所以,无论读了多少西方人写的关于东方的书,懂得的只是西方人头脑中的东方幻想而不是真正的东方——这就是萨义德《东方主义》〔Said,1978〕一书的发现。


◆ 逃离女人的男人们

哈哈哈哈哈
>吉行淳之介的作品让人读着生气,不过,也可以换个读法,当作男人性幻想的合适的文本。这么一来,吉行的书就成了令人吃惊的、赤裸裸地暴露男人到底是什么东西的好教材,愤怒恶心的阅读体验,也变成了一种学习型的阅读行为。实际上,倘若不这么转换思维,大多数男人写的东西是不能心平气和地读下去的。

>> 说男作家没有理解女性、没有写出真实的女性、没有把女性作为一个人来写,这种指责本身是正确的,可是,作为对男作家的批判,则不中要害。(略)我们应该做的是,通过批判性的分析,揭示出男作家在编织男人内心世界时所抱有的“关于女人的梦想”的构造。男作家们随心所欲地在女人身上寄托梦想,随心所欲地解释女人,正是他们所描写的梦想中的女人与真实的女人之间的巨大差异,才使男人的内心风景更为绚丽多彩。〔水田,1993:75〕我把这段文字视为对我们的《男流文学论》最痛切的批判。男人虽然描写女人,但其实是在饶舌地谈他们自己。正如水田此篇论文题目所示,她用“逃往女人”和“逃离女人”这两个关键词来解读近代日本的男性文学。这个模式或许稍稍过于大胆,却是让我茅塞顿开的一大发现。水田说,近代男性文学中的“女人”(并非真实的女人而是作为恋物癖符号的女人,故加引号),是构成男人内心世界的私人空间。男人为逃避公共世界而寻向“女人”这个空间,可在那里遇到真实的女人,发现对方是不可理喻、令人不快的他者,于是又从那里尝试再次逃离。这种逃离,是“逃离家庭”还是“逃往家庭”,则因时、因地而定。“逃离家庭”很容易理解,但逃离之后,他们发现的是不能满足他们梦想的另一个他者,于是又再次逃离。经过这番解释,让人一下读懂了好多近代男作家的私小说。吉行的作品也不外乎是这个类型。

>> 将女人“他者化”,其实是把女人归入自己能够控制的“他者”范畴之中,这样的他者,既充满魅力又可以轻蔑。无论是视为“圣女”来崇拜,还是当作“贱妇”来侮辱,都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据说,使关根从吉行“毕业”的原因,是他与一位美国女性的恋爱并结婚。因为这位来自异文化的女人,不断坚持“我不是随你所愿的他者”。这里出现的他者,是真正的“他者”,既不能理解也无法控制,一个全然不同于自己的怪物。


◆ 男人纽带的成立条件

>> 由此可知,男人的同性社会性欲望是由对同性恋憎恶来维系的。而确认男人的主体性的机制,则是将女人客体化。通过一致将女人作为性的客体,使性的主体者之间的相互认可和团结得以成立。“拥有(至少一个)女人”,就是成为性的主体的条件。“拥有”一词很确切。“像个男人”的证明,就是把一个女人置于自己的支配之下。“连让老婆听话都做不到,还算什么男人!”这种判断标准至今仍然有效。所以,厌女症就是绝不将女人视为与自己同等的性主体,而是将女人客体化、他者化,更直接地说,就是歧视、蔑视。

>> 男人的同性社会性欲望,建立在厌女症的基础上,由同性恋憎恶来维系。这就是塞吉维克教给我们的精彩的理论。

>> 这反过来证明,男人这个东西,是建立在多么脆弱的基础之上


◆ 男人一直在谈性吗

>> 男人为成为男人而实践的同化与排除行为,不是单独一人能完成的。社会学学者佐藤裕在《论歧视》〔2005〕一书中尖锐地指出,“歧视需要三个人”。他的关于歧视的定义,可以稍加修改为:歧视就是通过将一个人他者化而与共同行动的另一人同化的行为。如果把前面的“一个人”换为“女人”、后面的“另一人”换为“男人”,直接就成为对“性歧视”的定义。

>> 在不允许中间项存在的、顽固的性别二元制之下,偏离了男人世界,便等同于“被女性化了的男人”


◆ 社会性别·人种·阶级

>> 萨义德将“东方主义”简明地定义为“关于何为东方的西方世界的知识体系”。“东方主义”,就是关于东方是什么、应该是什么、希望它是什么的西洋人的幻想的别名。因此,无论知道了多少东方主义,对真正的“东方”还是一无所知,知道的不过是西洋人头脑中的东方。

>> 在最近的人种研究中,与“社会性别”(gender)一样,人种亦为历史建构的产物,这已经成为常识。人类是一属一种,无论任何人,99%的DNA是相同的,但却偏要制造出“人种”(race)的概念,用肤色把人区别开来。所谓“性别”,就是通过排除“非男人”(未能成为男人的男人和女人)来维持分界线,使男人作为男人得以实现主体化的装置。与此同理,所谓“人种”,就是(发明了人种概念的)白人通过排除“非白人”而定义“何为白人”的装置。白人研究〔藤川编,2005〕将这些真相接连不断地暴露出来。“身为白人”意味着拥有支配劣等人种的资格。在历史上,人种概念是与帝国主义支配世界的意识形态同时出现的。


◆ “圣女”与“娼妓”的分离支配

>> 我在前面两章讲过,男人为了成为性的主体而将对女人的蔑视深植于自我确认的核心,这就是厌女症。而同性恋憎恶,则可以理解为男人对男女界线的模糊暧昧而带来的不安所抱有的恐惧。男人们必须持续不断地证明,自己不是“像女人一样的男人”

>> 但是,这种厌女症有个致命弱点,即母亲。公然侮辱生下自己的女人,会引来对自己出身身份的精神危机。所以实际上,厌女症不单是蔑视女人,还有崇拜女人的另一个侧面。这是自相矛盾的吗?性的双重标准(sexual double standard)告诉我们,这其实并不矛盾

>> 所谓性的双重标准,是指面向男人的性道德与面向女人的性道德不一样。比如,男人的好色被肯定(如吉行淳之介、永井荷风等),而女人则以对性的无知纯洁为善。近代一夫一妻制表面上称颂“相互对等的贞操”,但实际上从一开始就把男人的“犯规”编入制度之中了(既然无法遵守一开始就别发誓好了),所以,另外需要充当男人的“犯规对象”的女人。结果就是,性的双重标准将女人分为两个集团。即,“圣女”与“荡妇”、“妻子·母亲”与“娼妓”、“结婚对象”与“玩弄对象”、“外行女人”(性行业以外的女人——译者)与“内行女人”(性行业中的女人——译者)等常见的二分法。每一个现实存在的活生生的女人,都有身体有灵魂,有子宫有阴道。可是,“用于生殖的女人”被剥夺了快乐,异化为仅仅为了生殖;“用于快乐的女人”专为快乐服务,异化为远离生殖。带着孩子的娼妓,就是因为扰乱了这个界线而让人扫兴。

>> 当然,这里的快乐是男人单方面的快乐,男人无需在意女人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