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婚姻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情感婚姻网 > 知识百科 > 正文
2019-03-26
2019-03-26
提示:

2019-03-26

1.新装电容器组投运前,应检查放电电阻的阻值和容量是否符合规程要求。(√ )


2.六氟化硫(SF6)气体化学性能稳定,所以与水或其他杂质成分混合后,在电弧的作用下也不会产生有腐蚀性的低氟化合物。(×)(解释:会产生有腐蚀性的低氟化合物)

3.高压电容器的瓷套管发生严重放电、闪络时,只要加强监视,不需要将电容器立即退出运行。( ×)(解释:都很严重了,一定要退出运行)

4.电路中负荷为电感性负载时,恢复电压不等于电源电压,不利于电弧熄灭。(√)(解释:感性负载会产生感应电压,和电源电压叠加,不利于灭弧,此题正确)

5.在巡视检查时,真空断路器的真空灭弧室应无异常,屏蔽筒无氧化痕迹( √)

6.投入运行的断路器已有运行编号后,一般可不再标注断路器名称。( ×)(解释:一定要有双重编号和名称)

7.高压熔断器在110kV及以上供电网中被广泛应用。(×)(解释:熔断器用在3~35KV中)

8.弹簧储能操作机构的加热器只在断路器检修时使用。( ×) (解释:平时也可以用,根据设定的温湿度启动加热)

9.真空断路器是利用空气作绝缘介质和灭弧介质的断路器。( ×)(解释:利用“真空”)

10.新安装或大修后的断路器,投入运行前必须验收合格才能施加运行电压。( √)

11.时间继电器的延时动合接点是指继电器通足够大的电时瞬时闭合的接点。(×)(解释:延时动合,应该是延时闭合,不是瞬时闭合)

12.高压电动机发生单相接地故障后,必须将其切除。(×)(解释:根据故障电流大小选择切除或报警,一般电流大于10A切除,低于10A报警)

13.高压电动机的供电网络一般是中性点非直接接地系统。(√)

14.三相一次或二次重合闸属于110k及以下线路保护测控装置在测控方面的主要功能。( ×)(解释:属于保护方面的功能,不是测控功能)

15.在靠近线路末端附近发生短路故障时,电流速断保护仍然能正确反映。(×)(解释:速断保护有死区,在远端或末端故障不能反映)

16.继电保护的可靠性是指发生了属于它该动作的故障,它能可靠动作;而在不该动作时,它能可靠不动。(√)

17.电能质量降低到不能允许的程度,不属于电力系统的事故。( × )(解释:属于电力系统事故)

18.继电器是一种在其输入物理量(电气量或非电气量)达到规定值时,其电气输出电路被接通的自动装置。(×)(解释:电气输出电路被接通或分断的自动装置,少了分断)

19.中小容量的高压电容器组普遍采用电流速断保护或延时电流速断保护作为相间短路保护。(√)

20.当电压互感器二次断线时,备自投装置不应动作。(√)(解释:二次断线,母线可能还有电,所以备自投不动作)

21.断电灭火紧急切断低压导线时应三相同时剪断。( ×)(解释:分相剪断)

22.当人体电阻一定时,作用于人体的电压越高,则流过人体的电流越大,其危险性也越大(√)

23.辅助安全用具是指那些主要用来进一步加强基本安全用具绝缘强度的工具。(√)

2019-03-12
提示:

2019-03-12

天色将黑时分,我如约去接法师。


法师是一位七十来岁的老头,头发花白,骨瘦如柴,一身黑衣,黑衣上用红色丝线刺绣着各种咒符的图案,长长的眉毛下面,一双深邃的眼睛里散射着鹰一样锐利冰冷的目光。

法师有两个跟班,各人怀抱着几样法器,其中一柄用黄绸包裹的利剑,格外显眼。他们上车,法师坐前排,一上车就闭目养神,两个跟班坐在后排,也不言语。

听说法师在一小时之前就已经神灵附体了,一路说话会使法力减弱。我虽然不太相信鬼神附体之事,但出于对他们的尊重,也就不便多问,默默开车向目的地进发。

走不多时,天色黑尽,开着车灯又走了一会,我们到了徐家湾一户农舍。狭小的院落里已经有十几个男人或站或蹲,每个人脸上都神情严肃,悄声嘀咕着什么。见到法师到来,两位年长的男人走过来,殷勤地把我们迎到了位于正北方的堂屋。只见堂屋迎门的桌子上,灯烛晃晃,香烟缭绕,空气中除了一股凝重气氛,还弥漫着柏枝燃烧后散发出的阵阵气味,使人有些锁嗓。法师脱鞋上炕,坐在炕脚正中,他的两个跟班,则垂脚吊腿,坐在炕边。我在茶几边的沙发上坐了,这时有人给我们几个端来了茶水和油炸的面食,请我们喝茶。法师啜了一口茶,咳咳嗓子,问一个年约七旬的老人:“我给你们交代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吗?”那位老人说:“好了好了,就等你请神上案,捉鬼驱邪了。”法师点了点头,用手扑了扑头发,张嘴打了个呵欠,向这位老人吩咐道:“让院子里的人们用白灰把大门口和水洞门等地方封住,别让邪气跑了。”老人答应了一声,出了屋让院子里那些男人赶紧按法师说的照办。

一时间,原本安静的院子里突然嘈杂起来,脚声杂沓,铁铣嚓嚓扫帚唰唰,嘤嘤嗡嗡乱作一团。我和法师的两个跟班继续喝茶,法师端坐,双手扶膝,双眼微闭,嘴里念念有词。约十分钟左右,法师吩咐二位跟班,说是开始。于是二位跟班把带来的法器家什从包里拿出来,依次摆放在桌上。法师下炕,净了手,点燃三炷香插在香炉里,三拜九叩之后,便站在香案前开始念经。两个跟班从带来的法器里面拿出两窜铜铃挂在法师身上,之后一左一右站在两边,轻声相随。他们念的是什么经文,我自然不懂,也没有安排我做什么事,我只好坐着,一边喝茶,一边观察着法师请神附体的过程。

又过了几分钟,念经的法师突然浑身一抖,骤然跳起,头像弹簧一样剧烈摇动的同时,双手猛烈地拍打着香案,大吼大叫了几声,十分速疾地把一条腿搭在香案上,用金鸡独立的姿势开始唱说。也早有几位男女手持香烛,跪在香案前的空地上,不断磕头求告。

很明显,此时法师已经有神附体了,法师供奉的神叫“黑马护法”,是藏传佛教里的一位护法神,传说这位护法法力高强,但性格暴烈,收拾那些在人间祸害好人的鬼魅魍魉绝不手软。护法神附体以后,法师他说的话都是梵话,我们一般人听不懂是什么意思,但这不用担心,法师的两个跟班充当翻译,他们把法师所说的意思逐一翻译,众人只需依照安排,如何如何照坐就行。

跟着这位法师捉鬼驱邪,我也是有好几次了,其中大概还是知道一点,因此,无论法师上演如何激烈的动作,我也已习惯,不再像第一次跟他出来时那么紧张惧怕了。但是今天,法师的一个举动还是让我大大吃了一惊。只见正在尖厉发声,剧烈抖动的他突然拿起一根细长的钢针,从左腮插入,直通右腮而出。我看的清楚,千真万确,直接贯通,钢针两头闪着寒光。以前我只听说过这个,那想今日能亲眼得见,不由被唬了一大跳。然而,从法师两个跟班的反应来看,他们似乎对法师钢针穿腮的事早已习以为常,并不惊慌。其中一个跟班解释说,这是因为法师不听话,吃饭时不忌口,吃了葱蒜等护法神讨厌的东西,是暴怒的护法神对法师的惩罚。由此可见,这护法神确实是个烈性子,竟然动用如此惨烈的刑法惩罚自己的弟子(法师)。

自然,跪在地上的人和法师的两位跟班一起,求告护法神息怒,饶过法师这次不敬之罪。哪知道护法神似乎并不领情,不但没有让法师把钢针拔掉,接着又把一面巴掌大的圆形铜镜吃到了嘴里,那铜镜要比嘴巴大的多,都快要把法师两边的腮帮子撑破了。这一下,观看的众人都有些慌了,一起跪下,齐声求告护法神息怒,不要继续对法师实行严厉惩罚。但众人的求告并未凑效,过了好一阵子,法师才大叫一声,拔掉钢针,取出了铜镜。奇怪的是,法师刚才被钢针戳透的两腮,并未流出一丝血来,这实在有些不合常理啊!

这个时候,院子里的人们早已依照法师吩咐,用白灰封了大门和水洞,又一些其它事项,闲下来的人,或隔着玻璃窗往里观看,或把门帘掀开一条缝窥视。法师受到了惩罚之后,并不歇息,继续念经跳动,声音和动作也未有丝毫减弱。不得不说,这也是法师一个过人之处。你想,一位年逾七旬的老人,金鸡独立、钢针穿腮、口含铜镜,还要一刻不停地唱跳,但凡常人,有几个能经得住这番折腾?

接下来,就开始今晚最精彩的部分,开始捉鬼了。

鬼这种东西,玄之又玄,捉摸不定,我等肉眼凡胎,自然不知它藏在何处。但据这家屋里的主人说,他们家确实有鬼,好几次,他都差点被鬼撞到。尤其每天夜里,那鬼就闹腾的厉害,先后几次附在他女人的身上,要吃要喝,还打人骂人。他也是被害得实在没有办法了,才请了众人和法师来帮他降服鬼怪。

也许有很多人会把这类事情说成封建迷信,觉得可笑。但是以我的阅历,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你真的无法从科学的逻辑推断出合理的解释。当然,我对这种神狐鬼怪的事情,也是将信将疑,虽不全信,也不完全否定。

且说法师受罢护法神的惩戒以后,就开始帮施主家驱邪捉鬼了。鬼在哪里?不知道;公鬼还是母鬼?也不知道。要说这鬼,知道有法师到来降它,提前溜之大吉岂不妙哉?但这家伙,偏偏是个笨鬼,它不但没跑,却又附在主人家老婆身上,使那老妇人又哭又叫,大吵大闹,披头散发,声嘶力竭,光看这形象,就真的状如女鬼,使人浑身发紧,很不舒服。不过,就算这鬼再厉害,只要法师在场,它就已被困了起来,难逃一劫。更何况,那犯病的妇人,也被几位青壮年死死按住,虽然极力挣扎,扭来摇去,但再也跳不起来了。只见法师和两位跟班拿着法器,由屋里转到院子里,在法师的指挥下,用白灰画了一个八卦大阵,阵中架起一口油锅,用大牙子劈柴烧了起来。不一会,油锅烧开,如同烧开的热水一般,翻起滚滚油烟。这时,法师吩咐一个跟班拿来一个黑色的瓷坛,用蘸了朱砂的毛笔在瓷坛内画了符咒,又让众人抬起发疯的妇人,在滚滚油锅上来回走动。每当把那妇人抬到油锅正中的时候,法师念动咒语,用一种由青稞配制的法物打在妇人身上,一部分法物落在油锅里,引起几尺高的火焰,几米之外,都能感觉到火焰的灼热,而那被鬼附体的妇人,则如同遭受了剥皮抽筋的苦刑般嘶声叫唤。如此来回几次,妇人马上安静下来,垂头丧气,不再叫唤挣扎,整个人如橡皮人一样,软踏踏地坐在地上,叹气抹泪。

接下来,法师开始审鬼。就像警察审问犯罪分子一样,一定要把这鬼的来龙去脉搞个清楚,好对症下药,一次性解决问题,不再给它可乘之机,再次胡作非为!

众人给法师搬来椅子,法师在油锅前坐定,对着那妇人厉声喝问,说你是哪里来的,老实交代清楚!那妇人嗫嚅着说,它原是离此不远的另一个村子里五十年前死去的一个女人鬼魂,因为死时有怨气在胸,没有按时去阴司报到,时间一久,成了四处游荡的孤魂野鬼,由于它这种没有“户口”的野鬼,得不到后人们的祭奠,一直以来过得非常穷苦,最近终于得了个机会,逮住这个妇人骗吃骗喝。

法师听了这一回答,还不满意,又问那妇人,你姓甚名谁,如实招来!

那妇人再次回答,说它在世为人是姓什么叫什么,等等等等,甚是详细。

法师又问围观的众人,有没有听说过附近村子里曾今有过这样的一个人?年轻后生纷纷摇头,可几位上了年纪老人一致肯定,以前,确实有这样的一个人,是谁谁谁的什么什么人,后来又是怎么死的云云,和那妇人“招供”的完全相投,并无不合之处。众人听后,唏嘘不已,对法师捉鬼的本领深感敬佩。几个胆小的,甚至互相靠在一起,生怕那鬼突然从老妇人身上挣脱,附在他们身上一般。由此,关于这鬼的来处算是搞清楚了。

接下来,该是法师如何处置此鬼了。法师拿来黑色瓷坛,对着那妇人说:“你平日不仁,就别怪我今日不义!我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是,我要把你装进这个判了天罗地网的收煞坛子,油炸火烧,深埋地下,使你百年内再难逃脱;二是,我给你化一道符咒,你拿着它即刻去阴司报到,时机一到,再转世为人,不可再流落人间,专一害人。这两条路,你选一个!”

那妇人听了,磕头如捣蒜,求告护法神放她一马,它愿走第二条路,接受三道轮回,再不流落人间,害人害己了!”

法师听后,又声色俱厉地警告着说:“你要骗了我,下次就没有好下场了,你记住了没有?”

那妇人连连称是,只求法师开恩,给它阴司路上通行的符咒,放它走去。

到此,众人也替那鬼求情,只要它肯悔过重来,就让法师放它一回!

法师点头默许,早有众人备好了纸笔,法师在纸上画了一道符咒,嘴里念动咒语,让他的一个跟班把符咒用火化了以后,大喝一声:“走吧!”只见那妇人浑身一抖,口吐白沫,昏了过去。

那老妇人昏过去一会,被人抬到炕上缓了一会,终于苏醒过来,张口就要水喝,说是口渴死了。一切表现,竟如没事人一样,脸上也活泛了不少。我们问她知不知道刚才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她说她最近一直懵懵懂懂、昏昏沉沉,大概知道一些,但并不清楚。诸位看官,你们说这事奇也不奇?

哈哈[憨笑] ,故事到此结束。本来是想作为一个连笔的东西,创作一篇小故事,没想到写着写着就弄成了上面这样一篇不伦不类的东西,各位看后一笑,莫要当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