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婚姻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情感婚姻网 > 知识百科 > 正文
周云蓬的感情经历
周云蓬的感情经历
提示:

周云蓬的感情经历

1970年出生于辽宁的周云蓬被称为最具人文的中国民谣音乐代表人物。而他9岁失明,15岁弹吉他,19岁上大学,21岁写诗,24岁开始四处漂泊。而他的漂泊并没有让他一无所有,除了自己的歌曲之外,他的诗歌也同样得到了认可。他的诗歌《不会说话的爱情》曾获得2011年度人民文学奖诗歌奖。绿妖,做过报纸、时尚杂志编辑、电台主持人、书评人,同时她还是一名作家。因为自己的文字而小有些名气。在大家熟悉了周云蓬之后,在各大音乐节上,人们总能在周云蓬身边看到她,而他们两个人的相识来源于一场采访。当时绿妖还是《读库》的一名编辑,一次她接受任务去采访周云蓬,三个月的采访结束以后,绿妖成为了周云蓬的女朋友,这是2008年的事情。周云蓬曾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她不仅是我的爱人,还是拐杖,是手,眼。”而对于绿妖来说,和周云蓬一起游唱的日子,自己在扮演着各种不同的角色,在各种各样的身份中变换着:周云蓬的个人调音师、摄影师、发演出文案和花絮的企宣、女朋友、助理、经纪人。在一次接受央视记者柴静的采访时,柴静问她为什么跟云蓬在一起,她说:“王小波小说里写,一个母亲对女儿说,一辈子很长,要跟一个有趣的人在一起……”“就为了这个吗?”“有趣多难啊。”绿妖说。这句话是两人情感最升华的描述,让无数文学青年们为之心醉。不过当两人分手,并有周云蓬劈腿的传言伴随时,对那些恋爱的人们也许是个提醒:感情,光是有趣是不够的。2010年,在周云蓬北漂15年以后,绿妖和他前往江南小城绍兴居住,而如今,绿妖抿一口青涩的葡萄汁,对着朋友说:“我是绍漂失败回北京了。”最初分手的消息是在微博上蔓延开的,“七夕夜,也是我的阴历生日。决定好好地庆祝。第一次用榨汁机,泡好了葡萄,一个个扒开拿出里头的籽儿,一个个放进入料孔。忙活十几分钟,榨汁机一分钟榨完,出来一杯果汁,少少的,小小的。一口喝完,咬着嘴唇想了半天,把果渣杯里的葡萄肉也用筷子夹着吃光了。”这是绿妖心情最真实的写照,也有细心的网友发现绿妖已经在微博上取消了对周云蓬的关注。

周云蓬的作品总评
提示:

周云蓬的作品总评

那个在《沉默如谜的呼吸》中宛如背着吉他云游的庄子的周云蓬,在《中国孩子》中却摇身一变生出白、杜之韵,从闲淡宁静的个人世界跳脱出来“看”到了人世的种种乖离,并勇敢地把它们写进了歌里,既做到了“文以载道”也做到了“乐以象德”。在外面喧嚣的世界里以娱乐的名义进行的种种所谓“音乐活动”——选秀的造星的比舞的卖老的挖家底儿的无耻炒作的凡此种种——之外,还有周云蓬这个带着紧闭的心灵之窗却看到了更多色彩和世界背后的真相的歌者,这是当下的不幸,也是当下的万幸。他把时下民生的种种都写进了歌里,而且在那些本应严肃或者沉重的主题下他依然保持了自己特有的乐观精神,他调侃了黄金周和高房价,涮了自己的失明和落魄而快乐的生活。而《中国孩子》的沉重,却让周云蓬如那个拆穿皇帝新装谎言的孩子,所有的这些,衬出的正是这个盲人歌者内心广阔的世界,他当令所有“正常人”羞愧。分评: 正评:有朋友说他是中国民谣的良心,这或许夸大了,但至少反映出我们民谣音乐里普遍的苍白;有朋友说周云蓬的民谣不能算知识分子的民谣,事实上他比知识分子还知识分子,只是他唱歌说真话而他们领薪水说“白”话。所以我们能看到他在遣词造句上的修为,也能看到他的视野与胸襟,还有那些谓之情怀和责任的东西。《中国孩子》专辑有源于底层而高于底层的一面,既抒发了个人感情,也放言了社会百象。所以我们能听到已经忽略甚至忘记的深刻与沉痛,也有正在经受的物质与精神的矛盾与压力,还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梦想与审美,尴尬丛生而周云蓬却用轻松诙谐的笔调与音调给了我们一丝光明与信心。在《中国孩子》这首点题之歌里,康城幼儿园小朋友们的合声如刀割凌迟着听者的良心,它展示的是周云蓬强大的内心与勇敢;结尾的《百字明念诵:根秋上师》我更愿意把它看作是周云蓬有信仰的象征,所以他的内心纯洁并且淡泊安宁。至于音乐,周云蓬从来不缺乏动听,更多音乐元素的加入也是锦上添花,事实上这张专辑里的音乐才应该是我们需要大力推行的“主流价值观”音乐!反评:无。 正评:感谢周云蓬在这个太容易迷失自我的年代里继续播种自由和憧憬。在这张名叫《中国孩子》的DIY的专辑里,我们听到这个时代最缺乏的来自低层的骄傲之声——它可以廉洁、卑微和粗糙,但绝不装孙子并向权贵低头。《中国孩子》整张专辑所勾勒的现实场景是如此的真实并贴近你我的生活。曾经,我们听摇滚乐,听新音乐和独立音乐只讲气场不考虑太多音乐性。之后,我们听摇滚乐,听新音乐和独立音乐又只说音乐性不讲气场,而气场背后的是立场。消费的,快餐的、娱乐的、和谐的时代里,当所有音乐都那么工业化或者貌似工业化时,我忽然想起了那谁的一句话“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忘记背叛意味着完蛋。”反评:无。 正评:《史记》有云:“猛如虎,狠如羊。”可见只要是被逼急了,“旷野中的老山羊”也会“为保护小羊而目露凶光”。一向以文艺中年、游吟诗人形象示人的周云蓬的这张《中国孩子》正是如此。继上一张自省吾身的《沉默入迷的呼吸》后,周云蓬把视野扩大到周边的世界,开始了歌以载道的旅行,为全中国的房奴歌唱,为农民工歌唱,为孩子歌唱,他的针锋相对、不假声色及难得的黑色幽默无不直指人心。愤怒出诗人,真诚著文章,《中国孩子》两者都吻合,周云蓬在某种程度上比在地坛里与宇宙进行灵魂对话时的史铁生更迈进了一步。这是一张能让听者惭愧的CD,为什么一个盲人比我们眼睛更雪亮,心里更勇敢。反评:和预料当中的一样,《中国孩子》还是不免带有浓郁的小河个人色彩。或许这听起来并不算什么大问题,小河的参与在丰富歌曲可听度和层次感方面的确功不可没,但编曲的复杂化和过多的采样让专辑听起来偏于圆滑世故,使辛辣讽刺的同时不觉流露出一丝冷眼旁观之感。毕竟,我们还是希望听到更纯粹的、更直面人生的周云蓬。 正评:感性地来讲,一直觉得周云篷就像是隐居香山的一只大鸟,逍遥于世外,在自己的黑色世界中,有着不会说话的爱情,和数不清的风景。在新专辑《中国孩》中,老周却收起了自己以往惯长表现的浪漫和诗意,以歌以载道的形式唱关注普罗大众的生存与命运,不能说这次的老周就是黑色的,民谣本就不单是风花雪月,更应该是一本《世说新语》,老周把日益被变成小资宠物的中国民谣拉了回来,并送上了另一个高度。反评:有人说这是知识分子的民谣,知识分子的民谣怎么摇?但愿别刻意拔高到这个高度。宁愿相信那只山里的大鸟,只是睁开眼睛看了看山外的世界,他犀利清冷的眼神,吓到你了吧? 《绿皮火车》发表在韩寒主编的杂志《独唱团》第一辑,第一篇。文章篇名用盲文书写。文章讲述了周云蓬自己的一些故事。详情可购买《独唱团》第一辑。 《春天责备》周云蓬诗集2010年11月正式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