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婚姻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情感婚姻网 > 知识百科 > 正文
熙陵幸小周后图《熙陵幸小周后图》,《熙陵幸小周后图》是否还存在
熙陵幸小周后图《熙陵幸小周后图》,《熙陵幸小周后图》是否还存在
提示:

熙陵幸小周后图《熙陵幸小周后图》,《熙陵幸小周后图》是否还存在

《熙陵幸小周后图》是否还存在世上? 这是个历史之谜。 关于这幅画,后世的下落,一说已灭失;一说,留传至近代,1949年后被带到台湾,保存于台湾历史博物馆。 《熙陵幸小周后图》,著名春宫图,无名氏所画。 多才多艺的南唐后主李煜曾和妻妹幽欢,他写下的著名的《菩萨蛮》词就记述了幽欢时的情景。在他的妻子大周后死后四年,李后主册封妻妹为小周后,公元975年,南唐亡于宋,南唐后主李煜和小周后被掳至宋朝京师。 由于小周后貌美,于是后世的元朝人伪造出此画用于抹黑 *** 政权的赵宋皇室。 熙陵幸小周后图 谁能告诉我 本画肯定是宋代画的,而且"熙陵"这一称呼是因宋太宗死后葬在河南巩县的永熙陵而来,所以画应为赵光义死后,即真宗朝好事者根据传闻所画.且其后又有人临摹再作..不止一个版本....纯属个人意见 至于后世,如楼主所说的两处下落,本人更倾向于前一种观点因为从资料所知粉本的图卷,据说清初还能看到,其后就再也没有了。 有人认识研究宋代文化的程民生、张其凡、贾玉英、马玉臣诸先生,曾问过这个问题,他们都说不存了,孔学先生是专门研究宋代史料的,他也这样说。 所以根据这些真迹估计清之后就已经遗失了,而且记得原来中央二台鉴宝节目也提过此画,当时也说只有仿品存世。但是至于楼主看的是什么时候仿得就不好说了,毕竟楼主在网上只有一个图,即使是大家也很难辨认。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所看到的肯定是原画的仿品,不是现代根据史料所作。 关于《熙陵幸小周后图》的归宿 小周后与李煜鸳鸯情断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 人生长恨水长东。” 这词是南唐后主李煜留下的。南唐是从杨行密的子孙手中夺得吴国的政权而建立的。 南唐的开国皇帝李升,初为徐温的养子,叫徐知诰,徐温就已掌握了吴国的政权,到李 升建南唐,距宋太祖赵匡胤黄袍加身,还有二十三年的时间。 李升俭朴,宫人不曳罗绮,比如他案上捧烛的铁人,高约五尺,还是吴太祖杨行密 马厩中所用的东西,李升叫它为“金妇”。他在位七年而卒,长子李璟即位,生活就开 始奢侈,专尚浮靡。江南本是文弱之邦,李璟崇尚文词,用韩熙载、冯延巳等人为相。 冯延已专门拈弄笔墨,不以政事为意,尝作“乐府”百余阕,都是些风云月露之词,儿 女私情之事,若说经济之学,治国之方,连梦也不曾做一个。那韩熙载更是放诞风流, 当着姬妾们的面,以手探宾客的私处,议论 *** 的大小,以为笑乐。又有一种古怪脾气, 所有替人做铭志碑记的谢仪,及李璟赏赐的金银财帛,到了他手里,便完全分散给歌姬 妾侍,自己不名一钱,甚至三餐不继,饮食断绝,便穿了破烂不堪的衣服,装成乞丐的 样子,手托瓦钵,向歌姬院内,沿门乞食;那些侍妾歌姬,看他前来乞食,故意把些残 羹冷饭打发给他,他居然大嚼起来,吃罢了时,便拍手大笑,十分快乐!侍女们等他笑 罢方才为他梳洗,献上衣襟,替他穿戴,然后大排筵宴,歌童舞伎,分列左右,丝竹之 声,洋洋盈耳。歌舞完毕,韩熙载就命令这些人脱去衣服, *** ,男女追逐为戏。 李璟死后,传位给儿子从嘉,即著名的南唐后主李煜。李璟死前把韩熙载等一班人 召到床前,对李煌说:你年纪尚轻,宋主雄才大略,宜恭顺臣事,不可自召灭亡。又叫 群臣直善辅之。李璟在日,已国事日非,后周世宗曾亲自领兵来攻,尽得江北肥沃的土 地,逼得南唐一度迁都南昌。 李煜是在宋太祖建漫年在金陵,也就是今天的南京继位为帝的。他生于深宫之中, 长于妇人之手,不失赤子之心,感性多于理性,这是作为统治者最大的短处,而是作词 人的最大长处。从褒义的方面说,他是一个仁慧聪敏,能文会画,精通音律的文士;从 实际一点说,他生性柔弱,不切实际,根本没有处理国家大事的才能。他自号“钟山隐 士”。王国维的人间词话也说:“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乃度俭工之 词,而为士大夫之词。” 早在李璟的时候,南唐就已经去掉帝号,奉行后周正朔。大宋取代后周,自然又奉 大家为正朔。李煜即位,眼看雄才大略的赵匡胤,先后讨平南平、后蜀、南汉,胆颤心 惊,天天忧愁,而所能做的又只是与臣下酣宴,守着几个女人,了不尽的春花秋月,有 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愁怀。 在李煜一生的女人中,首先就要讲到%娘。一个充满情感的词人,对于周围的事事物 物,都有一种异于常人的执着与爱恋,对于异性更有着一种独到的欣赏能力。一般男人 欣赏女人,依次有四个重要部位,即:眼睛、头发,身段和足部。眼睛的美态自然也包 括了面部五官的搭配,头发的美态想必连带着发型及饰物,身段的美态范围更为广泛, 包括丰乳、皓腕、纤腰、曲臀、肤色,特别是足部的欣赏,除了有形的 *** 和纤脚之外, 还必须充分发挥联想,它所象征的一些隐而不显的特殊意义,只有充满灵性与感性的人, 才可能想像得到。 窅娘就是以一双小脚,细嫩挑巧,擅长霓裳舞衣曲而得到李后主的宠幸的。对 窅娘善舞,后人有宫城一首咏叹: 红罗叠间白罗层,檐角河光一曲澄; 碧落今宵难得巧,凌波妙舞月新升。 窅娘当时为了使足部更美,常常用锦帛缠裹双脚,屈作新月形状。女子缠足尉然成 风是从五代开始的,窅娘不是女子缠足的第一人,但不可否认的是,由于南唐的宫廷生 活为当时一般人所艳羡,而%娘又是一个绝色的美人儿,对妇女的缠足是起了推波助澜的 作用于是人宋之后,名媛闺秀争相仿效,逐渐遍及全国各地,愈缠愈小,都以“三寸金 莲”为妇女的美态标准,以至于一直流传到民国初年才彻底废除。对于中华民族的健康 与习性影响至深且巨。有诗说: 一弯新月上莲花,妙舞轻盈散绮霞; 亡国君王新设计,足缠天下女儿家。 妇女缠足到后来日益变本加厉,不断地在“小巧”上下功夫,小到根本无法站立, 反而成为美的极致。笠翁笔记中曾提到明代有一位姓周的宰相,以干金购一丽人, 名为“抱小姐”,她的脚小到寸步难移,每次行走都必须别人抱着走。李笠翁于是大发 议论:“选足一事,如但求窄小,则可一目了然,倘若由粗以及精,尽美而思善,使脚 续不受小脚之累,兼收脚小之用,则又比手更难,皆不可求而可遇也。因脚续难行, 动必扶墙靠壁,此累之在己者也。因脚续致秽,此累之在人者也,其用维何?瘦欲无 形,越看越生怜惜,此用之在日者也;柔若无骨,愈亲愈耐抚摸,此用之在夜者也。。 李笠翁的观点仍不脱欣赏的范围,事实上缠足之风,自宋代风行以后,顿使我国妇 女变成娇弱伶仃的模样,一个动辄扶墙靠壁的母亲,如何能够教养出英武骠悍,斗志昂 扬的儿女。后来蒙古人入主中原,明朝把蒙古人赶走,紧接着满州人又入关,汉民族连 连失势,未尝不与缠足有关。蒙古人和满洲人对缠足莫不推波助湖,运用各种手段鼓励 *** 保持缠足的风习,但他们自己的妇女却大脚蹁蹁,来去如风。 缠足自窅娘算起,整整流行了千年,如今虽然已经彻底草除,然而今日的芭蕾舞, 仍是仿效窅娘当日的婀娜凌去姿态,而妇女高跟鞋无论从哪个方面讲都与缠足相同,真 是但求玉立婷婷,挺胸凸臀,款摆柳腰,婀娜多姿,管它伤筋动骨,摧残肢体。 由于李煌的异想天开,窅娘的实地执行,使他们与当年的肖卷宝和潘巧儿更进了一 步。这种摧残肢体的作法,罪在李后主,因此有些因果论者,都说李后主归宋之后,被 宋太宗以“牵机药”毒死,死时四肢曲缩象在牵机,就是他设计女子屈缠双足的报应。 有年元宵,在皇宫正殿中李后主用黄金凿成一座莲花,绕以珍宝缨络,光辉夺目。 那莲花的中心,又生出一朵品色瑞莲来,细乐声中窅娘在上面翩然起舞,李后主与周后 并肩欣赏。事实上在李后主的心中窅娘也不过比较特殊的歌伎而已,真正令李后主倾心 相爱的还是周后。 周后有大小之分,大周后名蔷,小周后名薇,两姐妹都是钱塘美女。关于大周后, 南唐书载:“后主昭惠周后,通书史,善歌舞,尤工凤萧琵琶。唐朝盛时,霓裳舞 衣曲为宫廷的最大歌舞乐章,乱离之后,绝不复传,后(大周后)得残谱,以琵琶奏之, 于是开元天宝之余音复传于世。” 大周后怀孕了,正是破瓜年纪的妹妹周薇应姐姐之邀来到内官服侍姐姐。俗话说; “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偷情的滋味,使李后主感受到从 来未曾尝试过的 *** 与奇趣。 李后主对周薇久已暗中垂涎,现在她已来到宫中,如何还肯轻轻放过,于是命心腹 宫人将她引诱到后苑红罗小亭里面。红罗小亭是李后主在御苑之中建的,罩以红罗,押 以玳瑁象牙,雕镂得极其华丽,仅容两人栖止。李后主遇到美貌宫人,中自己意的,便 引至亭内,任意临幸。当周薇被引进来,看到后主,看到那一切,不觉红潮晕颊,娇羞 无地。事实上周薇常常对镜自怜,深恐自己的这般才貌,将来落入庸俗人手里,她见后 主看中了自己,一寸芳心,早已许可,现在见了后主却不得不做出娇羞的样子,故意推 却,无非是进一步吊起后主的胃口,一经后主再三央求,就半推着顺了后主。后主是个 风流天子,得了小姨子这样的可人儿,心中得意非凡,便形诸笔墨,填了菩萨蛮词一阕, 把自己和小姨子的私情,尽情描写出来。 花明月暗飞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划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 晌隈人颤;奴为出来难,教郎恣意怜! 这阕词儿,填得十分香艳,早被那些富人妃嫔传播开来,到处歌唱,后主与小姨子 的暖昧关系连民间也知道了,传为风流佳话。李后主不管这些,居然在与小姨子调情时 又趁着酒兴,以小姨子的香口为题,填一斛珠词; 晚妆初过,沈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罗袖农 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绒,笑向檀郎唾。 大周后难产,再加上产后失调,不久去世,周薇顺理成章地当上了皇后。从此李后 主把那六宫粉黛看得有如尘土一般,那小周后更是想尽千般办法,惹得李后主心迷意醉。 小周后性喜焚香,自出巧思,制造焚香的器具,有把子莲、三云凤、折腰狮子、小 三神字、金凤口罂、王太古、云华鼎等数十余种,每天垂帘焚香,满殿氤氲,她坐在其 中,如在云雾里面,望去如神仙一般。小周后还挖空心思,想出一个法儿,用鹅梨蒸沉 香,放在帐中,既无烟焰黛灼之患,又沁人心脾,令人心醉。特别是鹅梨蒸过的沉香遇 到人的汗气,便变成一种甜香,因而即使在夏天,李后主和小周后的性生活也趣味无穷, 小周后心中高兴,叫它“帐中香”。 小周后 *** 绿色,所穿衣服,都尚青碧。艳妆高智的小周后,配以青碧衣裳,衣裙 飘扬,更觉逸的风生,妃嫔宫人,一齐效法。有一个富人,染成一匹绉绢,晒在苑内, 夜间遗忘未曾收取,为露水所沾,第二天一看,其色分外鲜明,后主与小周后见了,一 齐称美,于是妃嫔宫人,竟收露水,染碧为衣,号为“天水碧”。后来李后主又在妃嫔 宫人的妆束上,想出一种新鲜饰品,用速阳进贡的茶油花子,制成花饼,或大或小,形 状各别。令妃嫔宫女淡汝素服,缕金于面,用这花饼装点在额上,叶‘百花妆”。一群 群的宫女,都穿了缟衣素裳,鬓列金饰,额施花饼,行走起来,远远望去好似广寒仙子 一般。后主十分欢喜。就这样李后主天天与小周后商议新鲜法子消遣时光。小周后陪伴 着李后主过着美满欢娱而又风流浪漫的生活。几年之间,大家政权又削平了其他几个小 国,把下一个目标指向南唐。按宋太祖赵匡胤的说法是:“江南何罪,但天下一家,卧 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太祖开宝七年,终于派大将曹彬率军攻略南唐。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宵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巨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唱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南唐李后主写罢降表,写下这首沉痛的破阵子,被押解北上汴京。这阕词曾经 引起后世莫大的非议,都认为李煜拜辞祖庙,北上而为巨虏,理应对着祖宗碑位痛哭流 涕,愧对列祖列宗,愧对锦绣山河,愧对黎民百姓,而李后主却是垂泪对宫娥。开宝九 年元宵节刚过,李后主到了汴京,穿着白衣到明德楼去见宋太祖,被封为违命侯。就在 这年冬天,宋太祖在“烛光斧影”中,在万岁殿崩驾,他的弟弟赵光义继位为宋太宗, 改元“太平兴国”。 李后主被封为违命侯,过着长吁短叹的凄寂日子,好在尚有小周后相伴。总算增加 了他活下去的信心与勇气。宋太宗即位,去掉李煜的违命侯、改封为陇西郡公,表面上 优待,但主意却打在小周后的身上。宋太宗开始有事没事就以皇后的名义宣小周后进宫。 已是太平兴国三年的元宵节,小周后又再次入宫,过了数日却不见回来,李后主急 得象热锅上的蚂蚁,在家中恨声叹气。走来踱去,要想到宫门上去问,又因自己奉了禁 止与外人交通并任意出入的严旨,不敢私自出外,只得眼巴巴地盼着小周后回来。一直 到正月将尽,小周后才回来,后主如获至宝,连忙迎入房中,陪着笑脸,问她何以今日 才回宫。小周后一声不响,只将身体倒在床上,掩面痛哭。李后主一见料定必有事故, 待到夜间,小周后哭哭啼啼指着后主骂道:“都是你当初只图快乐,不知求治,以致国 亡家破,做了俘虏,使我受此羞辱,你还要问么?!”李煌明白了一切。言谈之间从此 常露出些怨恨。他是个书呆子,讲话又不知避嫌。那些话一句句传到宋太宗耳里。 又到了七月七日。这既是乞巧节,又是李煜的生日,回忆在江南的时节,群臣祝贺, 赐酒赐宴,歌舞欢饮。现在孤零零的夫妻二人,比似囚犯,只少了脚镣手铐,好生伤感, 触动愁肠,一齐倾泻出来。先填一阕忆江南的小令: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记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填完之后,胸中的悲愤,还未发泄尽净,再填一阕感旧词,调寄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日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 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填完后,李煜叫小周后唱出来,小周后说:“我已有许久不唱歌,喉涩得很,就是 勉强歌来,也未必动听,还是畅饮几杯。不必唱了罢。”李后主不依,亲自去拿了那支 心爱的玉笛,对小周后说。“烧槽瑟琶,已经失去,就让我以笛相和。”小周后只好低 鬟敛袂,轻启朱唇,歌唱起来,玉笛凄凉,歌声凄楚,早有人飞报宋太宗。太宗醋劲大 发,更认为后主不忘故国之思,有什么“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便以牵机毒 酒赐李后主喝下。 据传那晚李后主喝了宋太宗赐的酒之后躺下,忽然从床上跃起,大叫了一声,两手 两脚,忽拳忽曲,那颗头,或俯或仰,好似织布梭子牵机一般绝不停止。小周后抱着他, 问他何处难受,后主口不能言,忽然面色改变,就此呜呼哀哉! 李煜死后,宋太宗索性把小周后长留宫中。 历史上是否真有<熙陵幸小周后图>?现藏何处? 仁宗朝宰相文彦博曾在笔记中记载,他亲眼看到过这幅画。 又,在《熙陵幸小周后图》上,元人冯海粟学士题过诗:“江南剩得李花开,也被君王强折来;怪底金风冲地起,御园红紫满龙堆。”意思是:宋太宗你强抢了别 *** 子,而你的后代(宋徽宗、钦宗和宗室嫔妃公主3000人)也被金人大肆蹂躏,这真是报应了 此外明人沈德符《野获编》也说:“宋人画《熙陵幸小周后图》,太宗戴幞头,面黔色而体肥,周后肢体纤弱,数宫人抱持之,周后作蹙额不胜之状。 姚叔祥《见只编》云:“余尝见吾盐名手张纪临元人《宋太宗强幸小周后》粉本(即水粉画),“后戴花冠,两足穿红袜,袜仅至半胫耳。裸身凭五侍女,两人承腋,两人承股,一人拥背后,身在空际。太宗以身当后。后闭目转头,以手拒太宗颊。” 因此这画确切存在的可能性较大,但应该不是如野史中的说的"现场 *** ","熙陵"这一称呼是因宋太宗死后葬在河南巩县的永熙陵而来,画应为赵光义死后,即真宗朝好事者根据传闻所画..且其后又有人临摹再作..不止一个版本....纯属个人意见 关于这幅画,后世的下落,一说已灭失;一说,留传至近代,1949年后被带到台湾,保存于台湾历史博物馆。本人更倾向于前一种观点 特别是粉本的图卷,据说清初还能看到,其后就再也没有了。 论坛上有人认识研究宋代文化的程民生、张其凡、贾玉英、马玉臣诸先生,曾问过这个问题,他们都说不存了,孔学先生是专门研究宋代史料的,他也这样说。 这个《熙陵幸小周后图》,真有其事吗? 赵光义他妈的本来就不是个东西!净干一些龌龊的事! 关于“这”事史书记载不详,有点模糊不清,颇让后人猜测!不过“幸”并非就只是说皇帝让女人陪寝的意思,让别人为之唱歌、跳舞等享受服务也可以说是“幸”!连同皇帝吃饭、 *** 某地也可以说是“幸”… 什么是? 五代十国后期南唐国主李煜的皇后小周后,是闻名于天下的绝色美人。周薇系南唐后主李煜的皇后人称大周后的周蔷的同胞妹妹。周蔷二十九岁时病故,早就和姐夫有一腿的周薇又嫁给了李煜,人称小周后。史书载,大周后病重不久于人世之际,见到周薇进宫,便道:汝何日来?那时周薇尚小,未知嫌疑,回道:既数日矣。“后恚怒,至死,面不外向。”可是李煜只知谱词度曲,不知治国,最后被宋太祖赵匡胤灭了国,他和小周后一起做了俘虏。在所有的皇帝之中,赵匡胤应该不算是好色的,他曾将后蜀主孟昶的爱妃花蕊夫人纳入宫中册立为贵妃,却放过了同样是绝色美人的小周后,还封她为郑国夫人,估计他是因为欣赏李煜的才华,才没染指小周后。 开宝九年(公元976年)十月,赵匡胤去世,其同母弟赵光义即位,是为太宗。宋大宗原名赵匡义,太祖时改名光义,称帝时又改名炅,他在位22年,庙号太宗。赵光义就没那么讲仁义了,他继位后,小周后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觊觎小周后的美色已久的赵光义,借命妇要不定期入宫朝觐的机会,强留小周后。这段历史,宋王銍《默记》卷下最早记载在案:“龙兖《江南录》有一本删润稍有伦贯者云:李国主小周后随后主归朝,封郑国夫人,例随命妇入宫,每入辄数日而出,必大泣骂后主。声闻于外,多宛转避之。又韩玉汝家有李主归朝后与金陵旧宫人书云:‘此中日夕,只以眼泪洗面’。”清潘永因《宋稗类钞》卷六《尤悔》亦有相同记载。 据说赵光义还把宫廷画师召来,将“行幸”小周后的场面进行“写生”绘画,就是《熙陵幸小周后图》。因宋太宗赵光义死后葬在河南巩县的永熙陵,故云其“熙陵”。《默记》、《宋稗类钞》均未提是否真有此画?而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篇·果报·胜国之女致祸》有明确记载:“偶于友人处,见宋人画《熙陵幸小周后图》,太宗头戴幞头,面黔色而体肥,器具甚伟;周后肢体纤弱,数宫人抱持之,周作蹙额不能胜之状。盖后为周宗 *** ,即野史所云:每从诸夫人入禁中,辄留数日不出,其出时必詈辱后主,后主宛转避之。” 赵光义形象不怎么样,却是一个十足的好色之徒,对于小周后的“行幸”,简直就是 *** 。沈德符还云:“此图后题跋颇多,但记有元人冯海粟学士题云:‘江南剩得李花开,也被君王强折来。怪底金风冲地起,御园红紫满龙堆。’”明姚士麟《见只编》亦云:“余尝见吾盐名手张纪临元人《宋太宗强幸小周后》粉本,后戴花冠,两足穿红袜,袜仅至半胫耳。裸身凭五侍女,两人承腋,两人承股,一人拥背后,身在空际。太宗以身当后。后闭目转头,以手拒太宗颊。”由此可见,赵光义“行幸”小周后十有八九是真有其事,而且此图也确实存在过。 求一部宋太宗杀死宋太祖的关于 熙陵幸小周后 图的电影 封神劫 邵氏 周后(3)世上(2)

熙陵幸小周后图
提示:

熙陵幸小周后图

  公元947年,南唐亡于宋,南唐后主李煜和小周后被掳至宋朝京师。   小周后貌美,被宋太宗(宋朝第二任皇帝)赵光义看中,把她宣至后宫多次“行幸”(奸污)。据说,宋太宗还把宫廷画师召来,将“行幸”小周后的场面进行“写生”绘画。宋真宗(宋朝第三任皇帝)即位之后,该画问世,命名为《熙陵幸小周后图》(熙陵,指宋太宗,因宋太宗的陵墓叫永熙陵),而此画师本人以后还为宋真宗服务过。到了宋仁宗(宋朝第四任皇帝)时期,当时的宰相文彦博还曾在笔记中记载,他亲眼看到过这幅画。   关于这幅画,后世的下落,一说已灭失;一说,留传至近代,1949年后被带到台湾,保存于台湾历史博物馆。    故事传闻   五代十国后期南唐国主李煜的皇后小周后,是闻名于天下的绝色美人。小周后系南唐后主李煜的皇后人称大周后的周娥皇的同胞妹妹。周娥皇二十九岁时病故,早就和姐夫有一腿的小周后又嫁给了李煜。史书载,大周后病重不久于人世之际,见到周薇进宫,便道:汝何日来?那时周薇尚小,未知嫌疑,回道:既数日矣。“后恚怒,至死,面不外向。”可是李煜只知谱词度曲,不知治国,最后被宋太祖赵匡胤灭了国,他和小周后一起做了俘虏。   这段历史,宋王《默记》卷下最早记载在案:“龙兖《江南录》有一本删润稍有伦贯者云:李国主小周后随后主归朝,封郑国夫人,例随命妇入宫,每入辄数日而出,必大泣骂后主。声闻于外,多宛转避之。又韩玉汝家有李主归朝后与金陵旧宫人书云:‘此中日夕,只以眼泪洗面’。”清潘永因《宋稗类钞》卷六《尤悔》亦有相同记载。根据《宋史》《续资治通鉴长编》等史料,封小周后为“郑国夫人”的是宋太祖赵匡胤,而小周后被迫入宫也是在宋太祖时期,就目前现有的所有宋朝史料记载,均没有小周后在宋太宗赵光义时期入宫的任何记载。   宋朝人没有记载的事情,经过元朝时的一幅野画,反而被传的煞有介事。据说是宋太宗赵光义还把宫廷画师召来,将“行幸”小周后的场面进行“写生”绘画,就是《熙陵幸小周后图》。因宋太宗赵光义死后葬在河南巩县的永熙陵,故云其“熙陵”。但是所有宋朝的史料、野史、文人笔记均无此画的记载,就连记录小周后入宫的《默记》也无该画的记载。    李煜和小周后   反而是在宋太宗之后400年的明朝,开始出现关于此画的记载,如明朝人沈德符《万历野获篇·果报·胜国之女致祸》有明确记载:“偶于友人处,见宋人画《熙陵幸小周后图》,太宗头戴幞头,面黔色而体肥,器具甚伟;周后肢体纤弱,数宫人抱持之,周作蹙额不能胜之状。盖后为周宗 *** ,即野史所云:每从诸夫人入禁中,辄留数日不出,其出时必詈辱后主,后主宛转避之。”   沈德符还云:“此图后题跋颇多,但记有元人冯海粟学士题云:‘江南剩得李花开,也被君王强折来。怪底金风冲地起,御园红紫满龙堆。’”   此外,明朝人姚士麟《见只编》亦云:“余尝见吾盐名手张纪临元人《宋太宗强幸小周后》粉本,后戴花冠,两足穿红袜,袜仅至半胫耳。裸身凭五侍女,两人承腋,两人承股,一人拥背后,身在空际。太宗以身当后。后闭目转头,以手拒太宗颊。” 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